今期靈火 早期靈火
靈閱三十
靈修文章 投稿

第二十七天

還我自由
李應楊、丁立福 著
亞洲歸主協會

在疑惑、孤單、憤怒、罪疚中,我們掙扎、沉思--因為我們都真誠地朝著基督和聖經所訂立的標準和目標奮鬥,但無可避免地,我們總是達不到。
篇者透過聖經找出了解答,使我們將痛苦的陰暗面,變成充實人生,成長的經驗。

偽君子

「虛偽」有時是一個很好用的藉口。舉個例子,有時你問及某人為何不參加教會,所得到的答覆可能就是「哦,教會堨是偽君子,我才不去哩!」

這個理真氣壯的答覆可以立時替他解圍,而避免說出真正的理由其實是:「星期日我不想那麼早起床」,「我不認為要像別的基督徒那樣做才算是相信神」,「我滿意現在的生活,不希望接近任何可能改變我的東西」。以上這三項,和許許多多其他的,或許才是箇中的底蘊。

我也會以懷疑的口吻說:「難道一小撮偽君子,就足以阻止你親自去認識神?」

這個反問能幫助你應付借題推搪的藉口,讓你可以暢順地討論真正的問題--不過,是否有些候,虛偽的確是最根本的問題?那班宗教偽君子是確實存在的。縱使我是一個基督徒,我也免不了被那些偽君子所困擾--他們的存在惹來許多頭痛的問題,假如基督教真是那麼美好的信仰,為何基督徒卻不是那麼美好的人?

在這塈畯n討論的,是一個真正的問題,而不是一個推搪的藉口。為甚麼會有虛假偽善的基督徒呢?我們面對這些人又該怎樣做呢?

瞭解自己,瞭解別人

或許,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嘗試進一步地了解他,領略他內心的痛苦,設法明白一個被埋藏在重重謊話及惶恐下的人。當他脫下一層又一層的面具,顯露出來的才是一個神所創造的人。


然而我又怎能無視偽君子身上的明顯錯誤?我又怎能期望自己發現神在這人身上的計劃,而他自己卻對此事置諸不理呢?我終於醒覺到唯有當我首先小心檢視自己的生命時我才能體諒偽君子這類人。當我仔細察驗自己的靈魂深處,我就發覺自己其實並不比偽君子強多少。

一個偽君子講的是一套,實際生活又是另一套。依據這個標準,我一個偽君子,你也可能一樣。事實上,似乎沒有一個自稱是基督徒的,不是同時是一個偽君子。還記得耶穌告訴我們:「你們要盡心,盡性,盡力愛你的神,同時又要愛人如己」嗎?你豈不是同意祂說的正是我們生活的準則嗎?可是,我們當中卻沒有一個能完全活出來,我跟偽君子最大的區別,不是誰能實踐信仰,在這個準繩下,我同樣是一個失敗者。我們之間真正不同之處,是面對失敗時的態度。

有一次,耶穌講了一個比喻,有兩個人上聖殿祈禱,一個是假虔誠的宗教領袖,他感謝神讓他過一個比一般人更聖潔,道德標準更高的生活。另一個卻是個聲名狼藉的騙徒。他羞愧得連向神坦然說話也不敢,他沒有為任何東西感謝神,他所懇求的就只是憐憫。耶穌對這兩個人評論是,得到神悅納的,是後者而不是前者。

那個蒙神悅納的並不是因他犯的罪少,而是因為他謙卑的態度。他知自己的過失,但卻沒有隱藏起來。

現在,試猜猜那一個會嘲諷教會,因為他發現教會中有虛假的信徒?顯而易見,一定是前者。他那想到己也是同樣的虛假?他過著的不是頂聖潔,頂虔誠的生活嗎?他一直都引以為榮啊!他輕視那些廢棄十誡的人。他實在太好了,好得不屑參加教會!

相同的情況很難想像會發生在後者身上。他對自己的罪深以為咎,所以不會想到別人也會犯罪。耶穌稱讚的正是這種態度。

聽完這個比喻,我嘗試將自己溶入其中的角色。每當我因某些人的虛偽而煩躁,不安時,不就像那個自以為義的虔敬者嗎?但我若反躬自問,察看內堹u正的虛假,我就像那個充滿愧疚的稅吏。這時,我再沒有勇氣(或是慾望)去輕蔑,譏笑別人了。

每一個來到耶穌跟前的,都像一個饑腸腸轆轆,到處找麵包吃的人。假如周圍的飢餓者還不知道麵包在何處,而我卻去譏誚他們,那又怎說得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