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期靈火 早期靈火
靈閱三十
靈修文章 投稿

第二十六天

成長的最後階段
羅莎等著
孫振青譯
光啟社

作者げ陘F若干有關死亡及臨終這個題目的觀點,以便引領你尋找生命與死亡的意義,幫助你在生命與死亡中找到和平。也使我們藉著承認死亡在人類發展之階段中的地位,而發現人生的真實意義--從而學習著盡可能快樂地,有效地利用生命的恩惠。

一位母親哀傷與成長

震驚
(二月十五日)動了手術之後
倫:「為什麼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

否定
母親:「這不能是真的,他會好起來。」

忿怒 (一種發洩,為了解除焦慮)
(三月)
倫:「我不願意這些毛病得逞。」

希望
母親:「還有希望,現在不要放棄。他們正想辦法來幫助你。」

孤立
倫:「不要一直給我打電話,否則的話,我要改變我的電話號碼。」
母親:「但是我很惦記你,而你又不打電話回來。」

討價還價
(四月廿七日)
「祝倫及莉撒伯生日快樂。」(我們舉行了一個小慶祝會)
母親:我會祈求靈跡。我不能就此罷手。
倫去加里福尼亞州(他最喜愛的一州)了兩個星假,訪問了他的朋友。
(五月七日)
母親:我的生日我高興他們還跟我們在一起。
倫:「不是再扮演 Pollyanna (極為樂觀的人)」的角色了。我患的不是扁桃線炎
母親:「還有些希望。請你還不要放棄。」

忿怒 (絕望)
(六月)
倫:「我為什麼費這麼大的牛勁去修理我的車子呢?我不能在天堂堥洏峊式I」
母親:「但你要想一想你所獲的一切經驗。」

忿怒
(六月)
母親:「倫,你不是要死於癌症,而是死於震盪,你真氣死我了。樂觀一點,現在我不能讓你去。」
倫:大笑說「好,你永遠不會投降。」
母親:「對!」

憂傷 (面對現實)
(七月十三日,星期五,在家堙C)
倫:「你放了我吧!我不願這樣生活下去。不能忍受這種痛苦,這種衰弱,我們爭得累了。」
母親:「如果你太痛苦,並且也沒希望了,我會讓你去。」
倫:「好,我們上船去吧!我厭倦待在家堣F,我想去釣魚。」
母親:「好吧,是個好主意。」

憂傷 (一種正常的反應)
倫:「我不能再接受這些治療了,我不要作人們的實驗品了。這些治療沒有什麼幫助,它們令我難過。」
母親:「你要努力試一試,因為大家都愛你。」
(七月廿七日)赴醫院探望
母親:「倫,還不會。」(但我早知道)
倫:「我希望他們告訴我是什麼病。關於我的情況,他們開了一次會議,但沒有邀我參加。」

接受
(八月三日)最後的階段,也是一個平安的階段。
最後一次在醫院堭敢甇菕C
倫:「我有點輕微的頭痛,我不會有太多痛苦了。」(他向朋友多默說。)

接受
(八月五日,星期日)
倫巳不省人事,安靜地睡著。
母親:「倫,再見,願上主祝福你!我是那麼愛你。」
這樣為他更好,我終於放棄了,我本不願他受苦。
垂死病人的問題結束了,然而家人必須活下去,他們要應付哀慟。如果一個人對於親人的死亡有準備(意料到的哀慟),會有所幫助。家人總有一天要承認那損失,而生活下去。關於哀傷,沒有時間的限界。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們繼續活下去。一個年輕人的死亡,是令人難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