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期靈火 早期靈火
靈閱三十
靈修文章 投稿

第二十八天

請君出甕
貝碧琦著
學生福音團契

有一次,我遇見一位熱心的基督徒,他雙眉深鎖,外表看來顯得焦慮煩燥,說起話來好像很憤怒的樣子。他告訴我,神愛我。我禁不住對他的信息提出質疑,因為他的神情與他的信息不調和。

請君出甕

「有一天,在購物中心內我遇見一個女學生,我們的談話轉移到相信神這話題上去。那是段很自然,輕鬆的閒談,我把有關耶穌的事情告訴她,她顯得甚感興趣,但當我開始興奮地談論到成為基督徒是什麼一回事時,她在情緒上就顯得退縮。我卻繼續說下去--一邊希望能找出善後方法。我十分清楚知道,即使我的咀不停地說話,她也是充耳不聞的。顯然我當時是在向自己說話,於是我一面向她講述耶穌的事,一面思量如何收場。」

突然間,我體會到繼續下去是何的無聊,所以我就說:「真是不好意思,提到神我就總是這麼興奮的,因為神對我的生命影響十分大,但如果有人以宗教壓我,我也不高興的,所以如果我現在表現得有點過份,請妳坦白告訴我。」

她以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我,說:「我不能相信你剛才的話,我的意思是說,我不能相信你是真心的說了剛才的話。」

「為甚麼?」我問。

「因為我從未遇過一個基督徒,能覺察到別人十分討厭他們一面倒的演說。」她回答說(我的個人佈道技巧真是糟透了)。

「其實很多督徒不太願意把福音與人分享,正是因為他們恐怕會開罪別人。」

「只要你讓對方知道你了解他們的背景和立場,你可以說你歡喜說的!」她立刻回答說。

「其次,我發現自己怕被人譏笑,怕人說我是宗教狂熱,只會『講耶穌』,以致當別人談論有關神的事情時 , 我常都保持緘默,我重視別人對我評價,過於神對我評價。然而,事實上,多數人都尊重有見地,有立場的人,一個人能清楚地把自己的意見表達時,別人會有反應。一個時常模稜兩可,又為自己的信仰和立場頻頻表示歉意的人,定會受人厭惡。我在西班牙的經歷證實了這一點。在校園堙A常見到馬克斯主義份子,勇敢而積極地勸人入會,我不期然也有點神往,因你可以看出他們對馬克斯主義的熱誠和確信。他們清楚明確地把自己的信仰向他人傳遞。當我看見其他學生所表現出的欣然和尊敬時,我不能不驚訝。他們原來是敬重有立場,並且願意為自己的立場挺身昂首的人」。

「我也發現到其他的事情,雖然我可以看出這些非基督徒生命的空虛和需要,我卻沒想到他們所尋找的,原來是耶穌基督。我一向以為耶穌只是為那些對宗教有興趣的人預備的,並不適合我這群『教外』朋友。因為我一向都不期望他們對福音會有積極的反應,結果他們就沒有反應」。

「最後,我看出自己有一個毛病,我可以毫無拘束地與別人討論任何的題目,直到有人提起宗教信仰時,驟然間我便覺得自己的言談應該變得屬靈點,於是我非但不能留心聽別人的說話,自己也變得十分緊張,背誦好的金句都忘得一乾二淨。我聲調也改變了,我開始用『屬靈的語氣』與人談話。我以前覺得奇怪,為何每次我與別人談屬事情時,別總是顯十分不自在呢!原來是因為我認為不應在閒談間也提到上主。電影,功課,考及男朋友等話題與上主是亙不相干的。我把上主圈在一個框內,與『正常』生活隔開。我這個基督徒的世界觀是界限分明,屬靈與世界是彼此不能逾越的」。

「我起初就對自己說,讓碧琦信她的宗教好了--那是她興趣所在,」她說。「我一點與趣也沒有。後來,你請我吃晚飯,在未吃之先,你請我與你一起禱告。當時我想:『真是無聊!』但你在禱告中,不單為食物謝恩,也為我及我們的友誼感謝神。你那樣做,我覺得很開心,因為我一向以為我們的友誼與上主扯不上任何關係」。

「後來我們一起去看電影。散場後,你說當天曾經在聖經中揣摸到一個概念,竟與電影所表達的概念相同。我作夢也想不到上主竟然會與現代電影扯上關係!之後,你又邀請我去參加一個客觀的查經班,是沒有甚麼附帶條件的查經班,查考聖經中的耶穌」。

「多數人都以為若要顯得屬靈,就不可讓人看出你的疑惑和困難來,我們要力掩飾自己的弱點。豈不知當我們那樣做的時候,我們是丟棄了傳福音中最重要的本錢--我們的真我。若不接受我們自己人性,即表示我們與世界上的人,失去了真誠的接觸點。我們作為基督徒,應該讓這世界的人,從我們身上看出,做人的真正意義」。